http://www.ciws.cn

【梦日记】记录一直以来的梦境

  这次的梦是高二时期的梦,我当时多次在医生那里说过这个梦,我总觉得它很重要,它带给我的感觉也让我回味至今。但是始终不知道含义,现在努力回忆一下把还能记得的记下来。如果有释梦者有兴趣,欢迎来解!

  我拜访了小阿姨家,她家突然出现一个女鬼,她和她周围都是一团黑乎乎的,有一团快速流动旋转的黑气笼罩着她,她看起来有点暴躁。我很害怕的跑,她在后面追,我就在小阿姨家后门那条巷子里跑。那条巷子比较宅,住户之间紧紧贴着,中间留了条横着大约可以站四个人的通道。上方的天空被不同位置的凸出的阳台阻挡。天色阴阴的有点压抑,女鬼在后面追,我感觉十分恐慌并且快被追上了。

  突然我慢慢升起,原来是脚下多出了一块卡其色的木板,木板中间生出一根两个指头粗的麻绳,直直往天上延伸,不知有多长。木板不大,我双脚踩上去只多出了一点空间,但是很稳,载着我缓缓向上升起。

  女鬼已经无影无踪,似乎在木板出现的那一刻一切恐慌都与我无关。有歌声响起了,我看着住户们二楼或是三楼的阳台都慢慢到我脚下,我从那个阴暗的小巷子里慢慢脱离。

  高度已经升到巷子外了,我看到阿姨家后面那条河,还有河那边的教堂,再远处是一片橘红与紫蓝的夕阳,有丝丝细云分布着,从中甚至浮现出了若隐若现的星点。歌声似乎在描述着此时的情景,有一句是【就这么缓缓升起,我们无忧无虑的不断上升】我已经沉醉了。脚下城镇的灯火渐渐通明,周围有许多人与我一起升起,散发出暖黄的微光,唱着歌。天空已经沉淀为深蓝,星星也闪耀着。我们不断的不断的上升,不知何为尽头。

  我做清明梦又好几次了,有一次令我印象很深刻,我在一个空间里,突然我感觉这是梦!我感觉很震撼很激动【好几次做清明梦都是一发现在梦中就被推了出去】但是就快被推出去了,于是我赶紧喊一声快让我看看啥空间的【应该是自己脑子里的景象那种的吧。。反正是很深沉的东西用景象表现出来】于是我快速的移动着,眼前就像玩3D迷宫一样弯来弯去。突然转过一个弯豁然开朗,下边是玫红色的塑料拼图地摊,一直向远处延伸着铺过去,旁边略过一些有粗有细的钢铁杆子,随后眼前出现一些造型奇怪颜色多样的几何体拼凑而成的拱形物体,有很多棱角凸出【就跟现实中那种一根东西给你可以扭来扭去扭成各种东西的积木一样的玩具】高高架在上方,我在下面刚好通过。然后眼前出现亮光了,我很快醒了过去。

  这次做梦有点记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在一片飞着雪的冰天雪地里被人追着,追上后弄到个绞刑架上绞死了

  我和我爸爸在阴天爬山,已经往下走了,突然旁边有座山的山壁上出现了一排排喇叭花型的用石头砌成的水塘,喇叭花大的口朝上,乘着水。有一个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传来,问我要不要获得特殊的能力,甚至身体上的某些不足也可以消失。我看了看,发现摘掉眼睛后的远山变得清晰无比。

  但是这需要最亲密的某个人作为代价。我想选择我爸爸,但是后来又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干脆的结束这一生。我自己没选,但离这边最近的一个水塘渐渐充满了水,说明我已经做出了决定,这并是见证。

  回到家里后,我呆在房间里透过窗口看外面,外面是马路,车来车往阳光明媚。突然有个声音告诉我我妈有危险!于是我穿过窗户飞了出去寻找我妈妈。到了一个超市,那声音告诉我去第二层。于是我来了门,进去后一片漆黑,我到了里面,发现都是蜘蛛!和瓶盖一般大小,密密麻麻漆黑一片的活动着!

  我落荒而逃,出去后那个声音又告诉我我妈妈已经回家了,于是我往家里跑,刚到窗口那个位置。天都变成了橘红色,感觉有一场灾难要来临,有个漆黑的东西碰了我一下,我没转过身但已经差不多看明白了,我身边有一个30多楼层高的巨型蜘蛛!

  好吧,楼主昨天梦到自己变身了,早上一起来就随手画下来了,感觉自己意外的很有服装搭配天赋(°ー°〃),虽然很幼稚但也算个纪念嘛。。

  梦是今早做的,我并没有听生物钟的话早起,而是又强迫自己睡过去了。我开始想一些事情,因为一般做的梦都会和我想的有关。我突然想玩跳舞机,在梦里跳自己喜欢的歌,跳的很棒的那种,尽管我现实生活中玩的很烂,于是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电玩城。我在跳舞机上跳了大约三首歌,非常尽心。

  这时候意识已经开始慢慢沉进去了。画面变化,在我眼前是很近的两个地球,它们一模一样,像是由白蓝绿组成的巨大冰淇淋球,我现在在宇宙中,被地球引力吸引着仰面扑进了大气层中,四周有许多水汽似得白茫茫一片,我感到身体不断在破开这个气层。之后很快就豁然开朗,身下厚厚一层绵软的白云也很快被我穿过,我能看清下边有许多密密麻麻的纹路,随着不断下降放大后建筑物、河流、树木都清晰起来。

  我开始有点慌乱因为这样的下降我会摔死,然后速度真的缓慢了下来。我居然落在了一个巨大洁白的女性雕像上,雕像真的很高,几乎有几百层楼那样,不知是观音象还是西方的圣母。我骑在她的脖子上,稳定下来后感觉很害怕因为太高了,我闭上眼抱紧了她的脖子,之后梦醒。

  最近气温热到35°,寝室没有装空调,由于后方就是草地晚上蚊子巨多!因此都是关窗关门的,冬天还好,里面会暖烘烘的。。夏天就。。,大家仅凭一台小电风扇和淘宝9.9包邮的挂床里的小电风扇活着。

  于是在躺着不动也会出汗的情况下我做了个梦,很真实很糟糕。梦里我还在寝室,做一些平常会做的事情,像是被蚊子叮了,经常抓挠身子,到了后面频率越来越高,我终于忍无可忍把衣服脱了对镜子检查自己。镜子里我的前胸和脸上已经出现了大块红色的红斑,一转身,后背上不但有大片大片的红斑还有稍小的红色凸起,已经几乎没有好的皮肤了。同时我还呼吸困难头晕眼花整个人越来越难受。室友见状赶紧带我去找宿舍帮忙打水的阿姨,而不是宿舍管理员。阿姨也很好心的帮我们往医院送,当时我看了下时间是6:13,天已经蒙蒙亮。我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之后惊醒。

  梦醒后还感觉身体总是痒痒的,早上起床后又去镜子那里看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异样,总之一想起来还是觉得浑身痒痒的

  我生存在一个危险的环境里。四周充满了、危险分子与各种为了谋利什么都做的出的人们。我似乎很强大,外表是个紫色男生头身材小小的很纤瘦的少女,穿着校服裙和黑色高筒袜【总是在高筒与连裤袜之间变化我也搞不清了。。】性格酷酷的很有防备心里,搏斗方面很厉害也擅长操纵武器。当时已经晚上了我妈妈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前面窄窄的路上突然冲出一辆车与路人出现了冲突,我妈也搅和进去了。我让我妈快别管了一起回家,但是路过那辆黑色的车的一瞬间,副驾驶座上一个待着头盔的人的大汉突然往这边动似乎要进行攻击。我翻个跟头越过车顶翻到了车后妈妈在的位置。车里很快冲出了大概五六个人都穿着防身服待着头盔,我甩过去几个炸弹和烟雾弹炸死了两个然后扑进烟雾里用随身匕首刺死了剩余的【因为觉得好帅所以着重描写了别介意撒_(:з)∠)_】然后继续和我妈回家,突然反应过来我现在应该是住新家了,所以转身就往新家方向跑,路上遇到了两位少女,其中一个看起来很自来熟,她问我有没有地方可以睡一晚她们现在无处可去,还问【你这个黑色丝袜咋这么厚?】然后梦里的我解释了是一年四季都是穿着特殊材料制成的腿袜的,厚度跟春秋裤袜一样。她们和我谈了一会儿后又提出能不能睡我的家。我拒绝了并走掉了,但还是能听到她们的谈话,自来熟的那个女生说【这个人肯定有住处的!但是她居然不愿意,这下不好办了,我们跟上去找到机会再下手!】比较文静的那个认同了,她们就开始悄悄跟上来。我就像用了轻功一样很快的甩开了她们。

  昨晚梦到自己和两个朋友一起出去逛街,进了一家服装店,15元一件衣服。衣服看起来质量很差都轻轻薄薄的,不过有荷叶边和蕾丝点缀的款式很合我意,本想认真挑选结果有位朋友在旁边各种嫌弃各种吐槽,把我拉出去了。结果一转眼她把整个店的衣服都买下来了!

  我很吃惊心里想着【卧槽我遇上心机婊了?】并且很不开心。回到寝室在上楼梯时我直接跟她说【我想不到你会这样,你知道吗你这样做真的很婊诶】她在前边笑着说【啊哈哈这样啊。。】似乎听进去了但没有表态。

  之后她开始伤害甚至杀害周围的人,我也是其中一个。我后来怀孕了,躺在医院的床上,在旁边照料的护士跟我说【我让你那位朋友来照看你,大概还有五分钟到吧】我吓得坐起来,指示护士把我隔离到里屋,并且放置一个人体模型在我原本的位置上,肚子那块做出凸出的形状,被子盖住整个人露出假发。

  我和护士藏在一边偷偷的看,她来了后看看周围然后用手用力捶在“肚子”上。发现不对后开始四处找人,我让护士关住门然后赶快叫人,我躲到了卫生间里。还是被她抓到了,明明上了锁。她将我下巴和脖子那块凹进去的地方划了一个超大的口子,我头往后一仰头估计就断掉了。

  她带着我出去了,说我没事。医生和警察们都来了。我那个伤口很隐秘又没流血人们都发现不了,我又十分虚弱动不了也说不出话,人们放心的让她带着我走了。

  我梦到我和两个朋友去海边玩,阳光像是中午的,照下来很刺眼又很昏黄。我后来去了趟旁边的公共厕所上厕所,是那种所有坑位底下有一条共同长槽的,排泄物通过末端的洞排走。过程中突然发现底下有一只蜘蛛,一毛硬币大小,它突然越来越往上了,像是有一根丝线吊着它上来,同时也越变越大了,最后贴在我周围墙壁上时比一个乘饭的碗还大一些,黑色的,除去其他四对足还有零零碎碎的小触角朔动着。它偶尔爬动,我刚想走又拦在门把手那里。我害怕的都僵住了,大气不敢出。之后它又爬开了,我才轻轻打开门把,一溜烟跑出去,回到了海滩。

  找了一会儿朋友A与B,找到时她们说刚要一起去冲浪,我有点埋怨的问A怎么不等我带着我一起去,她说【这个当然可以啦你现在跟我们一起吧!】于是我就兴奋的跟在后头往海水边走。

  结果刚从沙滩和海水分界点的防护栏下去,天气就整个不对了,天色变得阴沉,海水也因为风浪泛起了白沫。许多人已经退回了防护栏另一边的沙滩,我和朋友B也跑了回去,而朋友A被一堆从旁边突然涌过来的沙土扑倒了,沙土细看都被捏成了花生大小的椭圆土块。然而她却很兴奋的说【噢!这是我刚才捏的!果然打过来不痛!】说罢还蹲下来仔细研究,于是被一个大浪拍倒了,大浪过去后已经肩膀以下都被埋进了沙土里。旁边一堆人都在议论和喊叫,但都没下去,因为之后的浪越来越大了。

  我很急,用不知哪来的绳子甩过去打她,虽然比较远但还是打中了,只是好几下后还是没反应。于是我跳下防护栏去救她,期间有好多个漫过头的浪,海水很浑浊很黄。我闭着眼睛继续摸着刨。把土都刨开后把她整个人拉起来,才发现她由于脑袋被硬的石头砸到所以晕了。

  我梦到我有一头鲸鱼,它可以漂浮在空气中,可以变很大也可以变很小。肚子白而圆滑,背上是偏暗的蓝紫色,仔细看甚至有微微闪动的星空般的光点。整体有种莹润剔透的感觉,趴在背上时很舒服。

  每天一到学校里就要晨读,然而最近新来了一个检查晨读老师,是个思想古板偏激的大约57岁的干巴巴的男性,一上来就是示威,一开始我有着疑惑和不屑的情绪,之后就是恐惧了。【这男的是谁啊感觉势头很大?】【和校长有关系的?】同学们在私底下议论,被老师一声大吼打断了。

  在晨读课上气氛压抑的像在军营里,老师对学生的要求严格的不行,甚至双脚要放平在同一条线上,做不到就打骂。我和同桌想把拆开的巧克力豆吃完,结果我刚把一大把塞进嘴里后老师就来了,我还有几粒黄色的没塞进嘴里。

  然后场景一下变到我在鲸背上,鲸变得比我人要大个三倍左右,载着我在山上漂游。这里正好是山路平缓的一段,用三人宽石板铺好的整洁小路延伸到前方,被旁边嫩笋般耸起的山尖们层层遮挡,左方可以看到空旷的天空,并没有很多遮挡物,下方稍微多出的地被一亩不大的田占用了,大概是怕人不小心看天空入了迷栽入悬崖吧。然而这么一副平和的景象我却感到了一点怪异和恐惧,我往右边看,发现有大约七个人在一大片空旷的田地上做些什么,我从鲸背上下来和他们交谈,去最后那边两人那里看,发现他们在用手刨一块地,这是一块不大的用水泥整齐围起的长方形,里面有浑浊的水和零散的物件,他们还想把一个庙一样的模型拆掉。刚才的恐惧又涌上来了,我感觉这庙是保护这座山的,它是这座山的象征。

  于是我赶紧跑回石板路,刚跑到一回头,发现那几个人都被种在了田里一样动不了,头被突然漫上的水盖住了,他们死了。

  我感到不舒服,场景一下子变到回学校的路上,听同学说老师会记人数并且非常注重出勤率,虽然我已经多次让别人帮忙喊到了,但今天老师让全班同学撑起伞点人数时发现怎么数都少一个人。我骑着变小了的鲸在小巷里拐着,一路上都是同学在跟我透露着什么。我对他们说不用担心。我撑起一把伞,是和班级所有人都不重样的,如果就这么经过老师办公室进到教室里一定会被发现,于是我让鲸把我这把伞变成其中一名同学的,然后遮住脸从办公室前安全路过。

  梦到我房间里出现白色的巨大蜘蛛,就是平常吃蟑螂的很大的那种蜘蛛。梦里它的形态是比较胖的那种,肚子鼓鼓的四肢比较短,有点像狼蛛,不过是白色的,背上有九个环形花纹,似乎是纸上剪下来贴上去的,每一个都裁成大小一致的正方形,像空间九图格式一样每个小的组成个大正方形。

  它后来跑出了我的房间,我爸爸和一个叔叔帮我抓它,将它引向我房间门口然后用陷阱抓住它,我本来躲在自己房间门后,一开门它就往我这边爬,我不见后它又不动,我一开门一出声它又往这边爬,于是被我爸抓到弄死了

  昨晚肚子很疼,四点多时醒了然后又打算接着睡,我很想和老婆见面,希望能梦到她,于是在脑子里不停的构思情节构思场景。迫切的希望可以做这样的梦,能快点入睡

  到了一定程度后困意袭来,只存在脑海里的场景慢慢在眼前显出一个轮廓【就跟看了白天的景色突然闭眼时存在眼里的轮廓一样】之前一直只能算想象而不会有这种看到的感觉。

  我知道我是要睡着了,结果一激动,醒过来了。。。但是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继续慢慢回想,轮廓又慢慢出现,从开始的模糊片面,渐渐渲染上了材质。

  眼前一个柜子,表面出现了材质,看起来是贴着光滑的姜黄色的木质纹波音软片,视角一转,我老婆坐在我旁边,我们在一张床上,我一激动,又醒了。。。

  有一次我在第三层梦和好久没见的小学朋友拍了合照,醒了到第二层拿出照片给我妈看,突然觉得不对,因为在梦里我没和朋友们见面,却有和她们的合照,并且我还拿给了我妈看!于是我有点自嘲的跟我妈说【我是太想她们了,你别当真了,那估计是个梦。。。还有现在也是】我很小心的说了出来,我妈的表情变得很不解,似乎是听到了匪夷所思的事,我想跟她解释,因为感觉自己就要被梦踢出去了,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甚至我妈也没说出一句话,我就醒了,然后继续做第一层的梦

  这次我梦见我和一群大学同学【也有参杂着更早前的同学们,因为大学全班只有四个女生所以梦里男生也特别多】为了完成任务被送到一个奇怪的世界里,这里像是由无数废弃码头拼凑起的水上世界,但这水源充沛的地方却没有生命。木板或石板搭建起的厚实地面,栏杆上没有一只鸟停驻,淡色的水面延伸到远处,与同样浅淡的天空合为一体。

  这个世界中心地带杂物很多,似乎曾经繁华过,至少是充满了人烟,而现在尽是些残檐断壁,褪去了色彩惨兮兮的堆在一起。

  我和女生朋友们在不完全连接的码头之间跳着行走着,太阳落下后又升起时我们在一个不大的屋子内安身,这个屋子在整个世界最边缘,底部就建在水上方,外边和里面一样都很破旧,被风化的粗糙石墙、一排连着的被损坏的塑料座位、随着整个屋子倾斜的塑料长桌,屋子总共也就一个厨房的大小。

  我们在这里睡觉,睡醒了后我发现人少了一些,然后又睡过去了,再次醒来后又是早上了,灿烂的阳光从只有门洞的大门和没有窗帘的窗子里斜射进来,7个左右的同班男生来了,他们说【好多人都走了诶,你们还不走嘛?明天之前是最后期限了】他们说【走】让我感觉像是去寻死了,至少是再也回不来这个地方了,但我也不知道来这里到底要干嘛。但又有点朦胧的知晓,跳进这世界最多的水里,沉下去后就可以了。沉入水中后看到的东西,是很重要的、完成【作业】的必要。

  我又不停的睡了醒,也会不停有男同学过来坐一会儿,醒来后已经没人影了,并且每次人数逐减,身边亲密的女生朋友们也越走越少,最后只剩了一个,我醒来发现头枕在她的腿上。

  我离水越来越近,水表面剔透的镜面般的美丽反光,随着距离拉进,浮现出了被掩盖的黑色!这时已经迟了,我栽入这一开始就抗拒的水。再强的光都无法穿透这水中的污浊,团团烟雾般的脏东西翻滚着将我包裹住,厚重到无法呼吸。我还在不断下沉,越底下越黑,四周有些比人大不了多少的鲸鱼翻着白肚皮跟我一起下沉,随着此起彼伏的呜鸣我们与一切的一切,都被看不见的力量拖往深处。

  我梦到我是一只鸟,大概是有着柔和米绿色羽毛的,和人差不多大,在不断的尝试起飞。之后便能断断续续的飞离地面了,但不高,我飞过了很多地方,有时是现实中老家那边的阴凉胡同,有时是没见过的地方,之前大部分是人的形态,后面就是鸟了

  我从杂乱的场景中离去,沿着一条宽阔明亮的大道前行。大道不是水泥或石面铺成的,土壤色并且不是特别平坦,像是普通的山路,路旁有些小草,紧接着就是延向远方的平坦的田地与草坪。阳光从左方照过来,我已经可以平稳飞行了,大概3/4米高,速度不快,可能是因为路上吃掉了一只飞在我右边比我大一点的鸟,变得厉害了一些。

  这时肚子有点饿,正好发现右方有一座教堂一样的建筑,不是很大。看到这座建筑时整个气氛都不一样了。眼前晃过黑白纸墨报纸,报纸上贴着这座建筑的照片,报道着它的事。原来这是所学校,曾经出过人命,又一张照片闪过,上面有张大照片,一个穿着破旧白衣裙的男孩吊死在肮脏的餐桌上面,上方男孩的脸由于拍摄光线太暗看不清楚,只是黑洞洞的一片。

  观察这学校,发现它整体的色调也是冷兮兮的。风化出裂缝的苍白墙壁、毫无美感甚至是单调简陋的建筑模式,而且窗户洞小而少,让人感到压抑。

  周围没有绿化,仿佛有着看不见的结界,外面晴阳一片,里边阴蒙蒙。建筑物周围栏起了高高的围墙,甚至和三楼左右的建筑物一样高,上边还安了尖锐的玻璃渣子,缠绕了些通电铁丝网

  然而我还是进去讨饭吃了。。有名教师让我等等,待会儿就到了晚饭时间大家一起去食堂吃。时间很快就到了,离进口出最近的建筑开着门,那里就是食堂了,和报纸上的一模一样,简易的铁桌铁碗连凳,看起来并不可口的脏兮兮的饭菜。

  这时一些学生们过来要求我留下,今后一起在这里生活,我感觉有一丝不安的气息,婉拒了。但他们开始强烈要求,并且老师也过来要我留下。他们在我感觉来是被困在这里的冤魂,于是我吓得飞爬上围墙最顶端,也不顾那些玻璃渣子,慌乱的飞向外面,这时已是黄昏。我回头一看,学校里爬出一个长手长脚的肉色怪物在后面紧追不舍,我本身只飞到一人高,吓得我一下子飞到了极限的三米高。但那个怪物也会飞!并且穷追不舍。

  突然我发现这条大道要结束了,前方竖起高大的楼房,我只要飞过去就可以摆脱怪物了。但怪物比我速度快,这样下去迟早被追上。

  这时我看到左方有一只比我小巧的红鸟在飞,它让我有种熟悉感,和我仿佛认识,并且关系很好。它在黄昏的阳光中悠闲的扑扇翅膀,其实它非常强大,可以飞的很高很快。

  我感到不舍,但还是吃了它。这时怪物离我只有一米远了!我咽下红鸟最后一口,突然感到全身充满了力量,一下飞到了云层上边,并且速度增快,周围的事物都出现了残影。我的羽毛末端渐变出了红色。我真的带上了它的羽毛,并且可以去到更高更远。

  我远远甩开了怪物,然后冲入了城市中。这时场景转换,我是人形态,坐在寝室桌上用一本皮质封面的记事本记述完这件事,然后心满意足的合上本子放入抽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上一篇:艾附暖宫丸的药物组成和用法用量!
下一篇:赖小民案再发酵!华融系又一高管被公诉旗下公司业绩大幅下滑